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返回
本院质量方针:质量第一,用户至上;技术先进,效益最佳。

喜讯:井长立获省委省直机关工委征文比赛一等奖
2014-12-16 11:04:48

     为促进省直机关事业单位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和“作风年”主题实践活动的深入开展,省委省直机关工委在省直机关事业单位广大党员干部职工中开展了“我的身边有一缕清风吹过——改进作风见闻”征文活动。我院副书记兼计划财务部部长井长立同志的文章《那一亩三分地 也有一缕清风吹过》获征文比赛一等奖,并被编撰成书公开发行。文章以朴实、生动的文字,真实地记录了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和“作风年”主题实践活动以来农村出现的新变化和新气象,生动地反映了人民群众对改进作风建设的新期待和坚定信心。评委会给出的颁奖词是:三十年沧海桑田,也改变不了一个人对故乡那片土地刻骨铭心的爱。无论时势如何变迁,这片土地绝不会荒芜。现将井长立同志的文章《那一亩三分地 也有一缕清风吹过》全文转发如下:
 
 
那一亩三分地,也有一缕清风吹过
 
    母亲是地道的农民。为了帮我带孩子,母亲很不情愿地来到城里。她的一亩三分地就让我本家的二叔种。二叔说他会每年给我们送200斤大米来。
    刚开始两年,二叔把上好的大米送到城里来,煮出的饭又软又香。母亲说,你二叔心眼儿好,做什么事都不会亏待人。可是两年后,二叔送来的米就不好吃了,煮出的饭粗糙无味,难以下咽。我不想吃这种饭,叫母亲也不要吃。但母亲照吃不误,他说吃老二送来的米,就想起乡下自己的一亩三分地。
    二叔又一次送米来时,母亲抓起一把米,看了看问:“老二,咱家的地能种出这种孬米来?”二叔不好意思地说:“这种米是在城里便宜买的,现在种地不容易,公粮、提留又多。”母亲说;“我知道种地难,这样吧,你以后每年送100斤米给我就行了,但一定要我那地里种出的大米。”二叔红了脸,立即把孬米拉走,改送好米来。
    一晃又过了两三年,有一天,二叔空手来我家,对我母亲说:“老嫂子,这地是越来越难种了,公粮、提留外,还这费那费的。”母亲笑一笑说:“老二,我的地你照种,送多少米来随你的心意,十斤八斤也行,吃一点乡下自己地里的米,我心里舒坦。”
    此后,二叔真的每年只送几斤米来。我说:“这个二叔,也太小气了。”母亲说:“不要多讲,随他,种地苦,你看他头发都白了,人也老了不少。”
    谁知,二叔还不知足。这年冬天,他进城来对母亲说:“老嫂子,种地实在太难了!你要贴百把块钱给我,我才能帮你把地种着了。”一向宽容的母亲也着急了,她没好气地说;“老二,你不要得寸进尺,天下哪有倒贴钱找人种地的道理?这地你不种就算了,我另找别人种。”二叔说:“那你就找别人种吧。”
    我陪母亲回乡下的老家,母亲要再看看她那一亩三分地。我许多年没有回老家了,看见村里新建了一些小洋楼,原来很穷的本家三叔也住上了洋楼。母亲说:“你三叔人实诚,老种庄稼的了,我的地就让他种着吧。”
    我和母亲走进三叔的家里,说想把地让他给种着。可我们还没讲完,三叔就拒绝了。母亲说;“老三,你听我说完,我是把地送给你种,一年只要两三斤米,每年能尝一口家乡饭就行。”三叔说;“老嫂子,要米你就到我家拿,你的地我却不敢种,一年苦到头,连小孩子的学费都交不起。我两年前就改跑生意不种地了。你看河对面,野草长得最高的那一块就是我的地。”我向门外望去,小河两边茫茫的田野上,确实东一块西一块地长着高高的野草。
    母亲很沮丧。母亲老了,已经没有能力回老家种地了。可她念念不忘的还是老家那片土地,因为那一亩三分地曾给了她无数个希望的日子,正是靠那一亩三分地,让她的儿子读完了小学、中学、大学。
    第二年夏天,母亲突然一个人悄悄地回老家去。我不放心,追到老家。炎夏时节,一丝风都没有。母亲顶着烈日,在她的一亩三分地里拔草。我站在田边问:“妈,你干什么?”母亲说;“这么好的地,不种真可惜啊!”母亲连头都不抬一下,双手颤巍巍地拔着野草。我理解母亲对土地的深情。我不忍心劝阻母亲,但又不愿让她受苦,于是只好走下去,递给母亲忘带的装满白开水的水杯,弯下我的腰。
    以后的两年,我每年都请人耕种母亲的那一亩三分地。虽然地里的收获远不及我支付的工钱,但我依然坚持下去,只为让母亲能吃上自己地里的米。
    又到了一年稻谷收获的季节,这天我回到家里,看到家中多了几百斤大米,母亲也笑逐颜开。母亲絮絮地告诉我,老家那一亩三分地今年产了这么多大米,因为取消了公粮、提留,这费、那费的也都不收了,一下子全送我们家来了,够我们吃个一年两年的了。母亲年纪越来越大了,基本已心如止水,我还从来没见母亲这么高兴过。
    这年冬天,我本家三叔进城来看望我母亲,带了十几斤香米,说是新品种,自家地里种的,请我母亲品尝。并说:“老嫂子,我近年在外跑了些生意,虽然也赚了些钱,但对在自家地里种庄稼,还是情有独钟。现在政策好了,请老嫂子把你那一亩三分地一起让我种了吧,每年给你送200斤大米过来,再给你几百块钱。”母亲一听,非常高兴,终于有人自愿种她那一亩三分地了。说,“老三,地你尽管种,也不用给我钱,我每年只要能吃到咱自家地里产的大米,就非常知足了。”
    今年,母亲身体不太好,几次说要回老家看看。我明白母亲的心思,她还是放不下她的那一亩三分地。这个周末,天有些热,回到老家,一望无际的,全是绿油油的稻田,没有一丝杂草。我们费了些劲,才找到母亲那块地。站在地头,母亲一下子精神了很多。看这块土地,母亲的眼神,一如小时候,母亲凝视襁褓中的我。母亲对这片土地的爱,至死不渝,不管何时何地,不管时势如何变迁。
    天有些热,有一缕清风吹过,到母亲心里,到我心里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山东省建材设计研究院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井长立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年8月25日    
 
 
     

 
 
山东省建筑材料工业设计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南辛庄西路276号 电话:0531-87963860 传真:0531-82343135
鲁ICP备09026331号 济南做网站 济南防水公司 济南舞蹈培训 济南舞蹈培训 济南钓鱼网 济南婚纱摄影 济南保洁公司